首页 > 知识问答 >新闻内容

什么是cms系统?

2020年09月24日 17:54

网站系统又名网站CMS系统,主要用途是为了节约网站开发的成本而开发的建站系统。早期的网站系统一般叫自助建站系统。现在的网站系统又分为企业网站系统,论坛系统,门户站系统和购物网站系统。

对于一般的网络应用系统,主要有两种系统架构模式:C/S架构和B/S架构。

1.C/S架构

C/S(client/server)架构,即客户端服务器端架构,是一种典型的两层架构,客户端包含一个或多个在用户电脑上运行的程序。而服务器端有两种,一种是数据库服务器端,客户端通过数据库连接访问服务器端的数据;另一种是Socket服务器端,服务器端的程序通过Socket与客户端的程序通信。

C/S架构也可以看作是胖客户端架构。因为客户端需要实现绝大多数的业务逻辑和界面展示。这种架构中,作为客户端的部分需要承受很大的压力,因为显示逻辑和事务处理都包含在其中,通过与数据库的交互(通常是SQL或存储过程的实现)来达到持久化数据,以此满足实际项目的需要。

2.B/S架构

B/S架构(browser/server),即浏览器/服务器结构。Browser指的是Web浏览器,极少数事务逻辑在前端实现,主要事务逻辑在服务器端实现。Browser客户端、WebApp服务器端和DB端构成所谓的三层架构。B/S架构的系统无须特别安装,只要有Web浏览器即可。

B/S架构中,显示逻辑交给了Web浏览器,事务处理逻辑放在了WebApp上,这样就避免了庞大的胖客户端,减少了客户端的压力。因为客户端包含的逻辑很少,因此也称为瘦客户端。

相关推荐

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

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,十年一大坎,而今年的餐饮行业,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。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,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,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,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,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。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,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,转租的转租、倒闭的倒闭。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,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,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,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。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,你说,餐饮能好做吗?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,同一家店铺,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。餐饮店开的越多,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,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。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,不惜大幅度的降价,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,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,黯然退场。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,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,就必定要进行“曝光”。餐饮商家最常见的“曝光”方式就是在某团、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。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,想要获取更多的“流量”,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,无休止的被压榨。你说你不投钱,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。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,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,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,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,可同时,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%-25%的抽成。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,利润越做越低,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: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,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。许明开一家餐饮店,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,按照20%的抽成比例,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,一年就是12万,抛去人工、租金、水电等成本,利润所剩无几,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,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,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,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。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,有着强大的流量,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,通过这种方式,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,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。一份普通的水饺,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,到了外卖上,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,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。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,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,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,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。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,继续被压榨,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。

2020年10月24日 16:28

有房东单月下调万元 全国18城一季度租金下跌12%

赵武贞(化名)已经在家办公两个多月了,这个假期对他来说是如此漫长,需要面对无薪轮休以及照常缴纳的房租。他在北京一家航空公司工作,就租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,他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虽然目前并没回北京,但他仍然照常交着房租,房东也并没有减免的意思。机构报告显示,18个重点城市中,第一季度的平均月租金为42.8元/平方米,同比下降12%。一些品牌公寓的出租率甚至下降了20%,一线城市成交量也远未恢复至去年同期。一季度租金同比下跌12%“不过续约的时间快到了,估计房东不会再像往年一样涨价了,我看过我们小区的其他房源,租金都还是去年的水平。”赵武贞认为短时间内租金不会再涨了。事实上北京有很多房源的租金一降再降。公开资料显示,顺义南平东里的两居室从2019年8月5000元/月的报价降到了最近的4500元/月;海淀区自在香山一套整租,从1月的46000元/月降到了最近的43000元/月;朝阳区上元君庭一套房源从1月的35000元/月降至目前的25000元/月。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,2020年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,在其统计的18个城市中平均月租金42.8元/平方米,比去年同期下降12%。2月受成交量严重缩减影响,租金水平呈现波动。今年3月,除了上海租金同比增长3.73%,西安租金同比增长0.47%以外,大多数城市的租金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,青岛、烟台、杭州和广州4个城市租金同比下降超过10%。成交周期方面,3月一线和新一线城市(上海、北京、广州、成都、深圳、南京、杭州)的成交周期相对较短,低于60天。其他城市的成交周期均超过60天,预计住房租赁市场全面复工后,需要2~3个月消化库存房源。一些品牌公寓的空置率也在上升。报告显示,依据调研,疫情期间,蛋壳公寓全国总出租率已跌至75%,同比下降20%;自如管理的100万间房源,受疫情影响平均多空置15天,企业直接损失预计超过6亿元。贝壳研究院租赁分析师黄卉表示:“从一线城市来看,第一季度一线城市的租赁市场较二三线城市的恢复慢,其中深圳、上海、北京等受疫情影响,成交量还没有恢复到去年的同期水平。”复工激发回暖迹象虽然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,但目前还是有回暖迹象,复工面积逐渐扩大为租赁市场带来了动力。据了解,福建、长春、深圳3个地区发布了4项企业复工指导,要求加强对工作人员返岗的健康管理,进入社区带看房屋时控制人员数量,遵守社区的防疫管理秩序。杭州、成都、合肥、重庆、广州、郑州等6个城市发布了财政补贴租赁住房市场发展的通知。赵武贞告诉记者,近一两个星期他便会返回北京,其他外地的同事也陆续经历隔离后去办公室工作。近期的租赁需求有了明显上扬,有长租公寓业内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表示:“目前长租公寓租客大部分已经返回,2、3月疫情期间平台续约率达到历史高点,新签单日高点也恢复甚至略高于去年同期水平。”3月租赁市场整体基调仍然是下行。据诸葛找房统计,重点二线城市平均租金为35.28元/平方米/月,环比微跌0.06%,同比下跌0.86%。但是应该看到,一线城市正在缓慢回升。一线城市平均租金为93.45元/平方米/月,环比上涨0.43%,同比上升2.58%。西安、北京、天津、成都和济南,3月租金环比上涨幅度均超1%。值得注意的是,租赁市场内部需求变化也可能引发一波换租热度。从疫情之后租客换租的意愿来看,63.45%的租客表示愿意提升居住质量,其中34.87%的租客表示愿意多花租金租赁地段和服务更好的房子。贝壳研究院表示:“从租赁消费者端总体来看,疫情推动了消费升级,租客更加关注居住品质,疫情结束之后将迎来租赁市场换租小高峰,‘新改善’需求集中释放。”

2020年05月18日 00:07

深圳楼市现在是冰与火的两面,A面是千万豪宅“秒光” B面是房子租不出去!

虽然深圳千万豪宅最近被秒光的新闻不断!还有“百万喝茶费”的新闻等等。但与此强烈对比的是深圳一些繁华地带的租房市场却是另一番景象。空置房源增了三倍“以前在58同城网上出租房子,信息发出不到5分钟,一定就有电话打进来。现在出租信息发出一天了,居然连一个地产中介的电话都没有。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见。”顾先生说。没有一个地产中介人员询问顾先生的房子,是因为手里积压的房源太多,怎么租出去是个问题。昨日,记者走进糯家的一家地产中介。这家中介点位于深圳南山区一个很大的老旧小区附近,小区内的房子各种户型都有,大多有20多年的楼龄,房价相比周边新小区低两三万,租金也便宜很多。(空置的商铺门口贴满的都是房屋出租信息。)小区虽旧,但地处商业繁华区,周边两三个大型购物中心,交通配套完备,一街之隔是数栋服装批发市场。往年此时,服装批发城内早已客商云集,人潮涌动。今年受疫情影响,很多档口还未开门营业,已经营业的市场里也没太多人,采购商不多。租金低廉、地处南山区中心,交通方便,小区里的房子往年从不愁租。下午三四点,对于地产中介来说,通常是工作人员带客户看房的高峰期。然而,记者走进这家糯家地产发现,不大的办公室里,每个工作卡位上都坐了人。大家看着电脑,随意地聊着天,看到记者走进来,一名中介人员起了身,可听说不是来租房子的,眼神明显暗淡了很多。“现在是肉多狼少,没什么人看房,自然就不出门了。”这名中介人员介绍说,小区内小户型还好出租点,但即便是一房一厅的小户型,目前放出来的房源就有110间多,空置率创了新高。往年,这样的户型很少有房源放出来,放出一间,很快就出租了。即便是淡季,这样的小户型最多也就二三十套的房源,租赁成交大约就有一个星期内。但现在,半个月了,也未必能够有四五个客户看房。“大户型就更不用说了,连咨询的客户都没有。”这位中介人员说,因为交通发达、配套完善,这个片区的房子从来不愁租,无论是打工白领,还是创业小老板;无论是小户单间,还是大户型三四房,买卖交易也很活跃,但现在,复工复产一个多月了,这里空置出来的房源越来越多,租客却不见。(中介人员无奈地看着琳琅满目的钥匙箱,意味着房多客少无生意。)这名中介人员无奈地展示给记者看他们的钥匙箱,曾经这里,空无几串钥匙,要么没放租的房源,要么就是提钥匙带人看房。现在这里,挂满了钥匙,“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,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。”二房东有点香旁边的Q房网同样是这个情况,这家工作人员透漏给记者一个信息:“小区的公告栏里贴满了房屋租赁信息,旁边经常站着一两个人,那些人是二房东,最近二房东的生意还不错。”(小区的公告栏里张贴的几乎全是房屋出租信息。)据Q房网的工作人员说,二房东把大户型或者整层的小公寓租下来,隔成几个小单间,再次出租,这样的小单间租金1200—1800元,比小公寓还低,最近出租情况还稍微好点。工作生意都没了,还想坚守到底留在深圳的,租金是生活的主要开销,削减这方面的成本,大房换小房,公寓换单间,这样的租客最近不少。“我有个老客户,以前和老婆在对面服装批发市场里做生意,租了好几年的小公寓,月租3000多。上个月退了房子,找路边的二房东租了个三房两厅里的小单间,一间还不到1500元。老婆回老家了,他自己在这里。”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正如上述工作人员所说,记者看到小区内的几处公告栏上,密密麻麻贴满了招租信息。不仅是公告栏里,周边很多商铺大门紧闭,玻璃门上贴着“出租”。记者刚刚走近公告栏,一男子上来询问是否租房。对方表示有单间,大小不一,1000到1500不等,中介费五折。记者问,单间是否很多?对方表示比较充裕,但咨询的人也不少,每天都租出去好几套。“你再转转,好单间就没了。”对方说。虽然具体数目对方不愿意多透露,但显然,正如Q房网的工作人员所说“生意比我们好太多了,我们几天都没单生意。”或许是个机会尽管“退租的房源越来越多,租客不见身影”是整个住宅租赁市场的普遍现象,但业内人士认为,这只是疫情下的暂时状况。从租房的角度来看,对于租房是常态的这群人,大多是处于中低收入的深漂,当疫情来袭,中小企业破产倒闭、社会生产力被迫下降的时候,这些人就成了被影响最大的人。疫情之下,失业人群的数量是平时的几倍,在没有工作、没有生意的时间里,这批人必然会考虑降低生活成本,毕竟这种收入减少、甚至无业的状态将会持续多久是个未知数。但我们同样可以看到,社会还是正常运转,很多企业也还在正常运营,招聘网站上还是有很多职位,猎头也依旧每天都在打电话问你是不是在找工作。不仅仅是深圳,此次疫情会让人们逃离大城市,选择小县城,这其实是不现实的。大批退房现象的背后,我们应该看到,在疫情依然严峻的情况下,还是有很多人也不得不返回大城市。大城市才有广大年轻人的就业机会,这是改变不了的。长期来看,一二线城市依然是人们最好的选择。如果一二线城市部分楼盘,无论是租金还是价格出现大幅回调,长远来看,反而是一种机会。

2020年04月19日 02:38